鸭纸

我是一个沙雕鸭子----

早上肝到彩钻了很快乐
现在不我不快乐

9500以上的世界这么可怕的吗?!
之前有朋友107m倒数第二
🙃

之前的指绘
后面两张加油团深深地震住了我

樱花笔好用的鸭!
快乐摸鱼xp
后面两张是在你画我猜的时候画的hhhh(重新画了的hhh)
第一张还没有扫描
算是交党费x

堆堆近期,证明我不只是肝游戏,我有画画(自信)

是药草!咕咕咕咕咕咕好久没画画乐

出彩球乐!!高兴!肯定是因为空伯锦鲤的保佑!!

p1刚刚速涂小遥
p2为期末考试的时候草稿纸上的线稿
(看我考试都画画是不是没救了hhhhhh)

好不容易遇到弹簧手
还是红教堂
结果倒地就挂机了嘤嘤嘤
上次也是这样啊😭😭😭💦

突然有个神经病脑洞


我觉得可能没人知道这个梗(倒地
   
在我的幼儿园时代里,我个人最拿手的功课就是作文和修电机。当时,我们全科老师是一个教学十分认真而又严厉的男人。他很少给我们修机,自己也不回庄园去,连在大厅的时间,他都舍不得离开我们,我们一面静悄悄的吃便当,一面还得洗耳恭听老师习惯性的骂人。
  我是常常被指名出来骂的一个。一星期里也只有两堂作文课是我太平的时间。也许老师对我的作文实在是有些欣赏,他常常忘了自己叫骂我时的种种可厌的名称,一上作文课,就会说:“奈布,快快写,写完了站起来朗诵。”
  有一天老师出了一个每学期都会出的作文题目,叫我们好好发挥,并且说:“应该尽量写得有理想才好。”
  等到大家都写完了,回庄园时间还有多,老师坐在教室右边的桌上低头做娃娃,顺口就说:“奈布,站起来将你的作文念出来。”
  小小的我捧了簿子大声朗读起来。
  “我的志愿——
  我有一天长大了,希望做全庄园最皮的佣兵,因为这种职业,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,同时又可以这个电机那个电机的游走玩耍,一面修机一面溜人,自由快乐得如同天上的飞鸟。更重要的是,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将许多还可以放板的地方忘掉,溜屠夫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,这……”
  念到这儿,老师顺手丢过来一只娃娃,打到了坐在我旁边的园丁,我和老师都一吓,也放下本子不再念了,呆呆的等着挨刀。
  “什么文章嘛!你……”老师大吼一声。他喜怒无常的性情我早已习惯了,可是在作文课上对我这样发脾气还是不太常有的。
  “乱写!乱写!什么溜屠夫的!将来要皮的话,现在机也不必修了,滚出去好了,对不对得起队友……。”老师又大拍桌子惊天动地的喊。
  “重写!别的同学可以下课。”他瞪了我一眼便出去了。于是,我又写:
  “我有一天长大了,希望做一个开局2次上椅的铁屁股,调戏位置最高的乌鸦,因为这种事情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空气,又可以让队友这个电机那个电机的游走玩耍,更重要的是,一面坐椅子,一面可以顺便看看,附近的板区里,有没有没有被放的板,这……”
  第二次作文缴上去,老师划了个大红叉,当然又丢下来叫重写。结果我只好胡乱写着:“我长大要做最man的佣兵,扳弯所有的杰克……”。老师看了十分感动,批了个甲,并且说:“这才是一个有理想,不辜负父母期望的志愿。”